国家的丝路基金应在港澳设立科技基建基金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6-28 02:11    次浏览   

此外,“一带一路”的金融需求下,香港可为内地企业提供包括国际市场投资、跨境贸易结算、人民币债券融资等多元化服务。

“香港在粤港澳合作中可以在贸易投资、法律服务、金融服务等领域有所作为。”香港天大研究院研究员吕国民分析,“一带一路”合作的内容之一,是把内地产能向国际化转移。而香港企业具备国际经营经验和产业转移经验,可以为内地需要转型的企业或行业,提供多元化的法律和专业服务。

吴大辉在主题报告中介绍了“一带一路”倡议的基本构想、实现路径、发展目标及粤港澳的角色定位。他表示,“一带一路”是中国国家利益可持续发展战略的外向延伸,亦是中国作为第二大经济体的大国的国际责任。吴大辉称,“一带一路”的发展目标可概括为中国创造、中国文化、中国货币和中国影响四大方面。

这次粤港澳论坛由香港大公国际传媒学院与澳门社会科学学会、广东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澳门基金会联合主办。本次论坛汇集了来自清华大学、中山大学、暨南大学等十多所着名高校的19篇论文及报告,来自京粤港澳逾30名专家学者代表共聚一堂,从经济、制度、科技、人才等领域研究三地如何在“一带一路”下推动自身社会及经济发展,最终达到互利多赢的发展格局。

“粤港澳地区华文媒体所拥有的公信力和影响力,以及多年发展形成的廉政制度也是三地在‘一带一路’合作的突出优势。”吴大辉还表示,在“一带一路”打造粤港澳大湾区,还为台湾地区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作出妥善安排。“港澳在人文亲切感上与台湾更为贴近,未来可促成四方参与‘一带一路’合作。”为加强多边合作,吴大辉倡议建立“一带一路”国际高峰论坛。

其中,“中国创造”离不开制造业转型升级。他指:“中国已取代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制造业大国,而现代工业化强国均是制造强国。为此,作为‘世界工厂’、拥有扎实制造业基础的广东将是粤港澳三地参与‘一带一路’的一大优势。”

高山认为,尽管粤港澳区域科技创新已取得快速发展,粤港澳三地在创新科技上也有很强互补合作空间,然而粤港澳区域的技术创新能力与世界先进的高科技园区相比仍然差距很大,与粤港澳的经济总量和经济发展中所承载的使命不相匹配。

高山还认为,粤港澳三地没有一个三地共同参与的决策和协调机构,缺乏以战略规划作为主要引擎的深度合作,三地科技合作实际上主要还是由市场导向,厂商分散、自发地进行的。而且粤港澳高校等研发机构科技合作目前处于自发状态,产学研之间行政壁垒较为严重。

在广东制造业基础上,粤港澳合作在改革创新上也有得天独厚优势。吴大辉分析,广东自贸区优于其他自贸区的原因,在于拥有香港和澳门两个改革开放前沿地。他认为,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人民币已被imf纳入sdr货币篮子,香港作为离岸人民币中心,由于拥有国际金融中心优势,将在“一带一路”发挥重要作用。

澳门基金会行政委员会主席吴志良称,随着“一带一路”的推进实施,粤港澳三地日趋紧密的合作关系带来的各种机遇显而易见。本次论坛举办将为深化粤港澳合作和三地新一轮的发展提供理论探索和智力支持。

为加强三地合作,暨南大学经济学院投资经济学教研室主任杨英建议,通过“一带一路”的新机遇,整合目前的粤澳、粤港合作的机制,组成共同领导小组,更有效地把握策划粤港澳合作问题。他认为可在现有高层会晤、联席会议制度、专责小组和粤港澳合作统筹机构的基础上,将分属粤港合作和粤澳合作的联席会议整合成“粤港澳合作联席会议”。

粤港澳合作过程中,三地可根据自身不同特色以参与合作。“澳门作为葡语国家商贸平台已有一定基础,往后可进一步强化澳门作为葡语国家金融平台角色,建成葡语国家‘一站式’商贸服务中心”。他又指,旅游业是澳门经济动脉,也是“一路”中与澳门最密切的环节,可打造丝路特色国际品牌旅游。

对于广东、香港、澳门三地如何分工合作、发挥共赢,粤港澳三地学者给予多元建议,认为在“一带一路”分工中,香港可在贸易、金融、法律等领域发力,澳门在旅游及对葡语国家商贸参与合作,而广东发达制造业可藉港澳服务走出去。

据香港大公网16日报道,“‘一带一路’与粤港澳深化合作”论坛日前在澳门举行。清华大学教授、香港大公国际传媒学院讲座教授吴大辉出席论坛并作“一带一路”及粤港澳未来发展的主题报告。他认为,在“一带一路”下,粤港澳深化合作拥有四大优势:制造业优势、政策创新优势、金融中心优势以及对台合作优势。

为此,他建议国家的丝路基金应在港澳设立科技基建基金,以推动国家核心技术、标准、“互联网+”,以及港澳的科技成果在国家“一带一路”战略中的应用。同时,国内创业板市场优先审核获得内地创投公司及港澳政府配对基金投入的公司的上市申请,为港澳科技企业创造更大的发展空间。(卢静怡)

“在‘一带一路’下,粤港澳之间深度合作应继续提升,聚焦粤港澳大湾区拓展三地发展空间。”广东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党组书记、主席王晓表示,希望学界和专家能深化“一带一路”理论研究,研究成果上升到政府决策和国家战略层面,能对三地发展起“智库”的作用。

澳门社会科学学会理事长关锋认为,港澳在“一带一路”国家战略下,将拼接市场运作经验、海外投资关系以协助海外企业投资中国。

陈多称,粤港澳湾区密集分布的国际机场和国际港口,已成为全球货运和客运吞吐量最大的空港群和海港群。粤港澳三地下一步需要在“十三五”期间,加快探索“粤港澳大湾区”的概念框架,参照国际上一些着名湾区经济发展模式和路径来布局,加强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共同搭建好支撑“一带一路”的合作平台。

他指,在发展创新尤其科技创新方面,广东拥有不少领先全国的经验,但也面临省内科研水准稍弱、创新人才培育不足、国际市场拓展能力有限这三大短板。而港澳地区拥有国际一流水准的高等院校、科研水准和良好的教育资源,正可弥补广东科研水准和培育创新人才的不足。

来自深圳市委党校经济管理教研部的高山建议指出,国家的丝路基金应在港澳设立科技基建基金,以推动国家核心技术、标准、“互联网+”,以及港澳的科技成果在国家“一带一路”战略中的应用。

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港澳研究所所长陈多也表示,无论是硬体还是软体,粤港澳三地合作具有不同优势互补,可共同在“一带一路”承担国际运营中心的角色。“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航运中心、贸易中心,而澳门则是世界旅游休闲中心和内地葡语国家商贸合作的服务平台,加上作为全球重要制造业基地的珠三角地区,粤港澳深化合作可发挥空间很大。”